首页 联播 联展 联盟 图集 专题 人物 文物 事件 艺术 馆址 荐读 老视频 老照片 红村游 文化符号 党性教育
登录 注册

特稿:瞻仰司徒雷登故居心得体会(组图)

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2017-04-26 浏览次数:100

司徒雷登,一名美国基督教长老会传教士、教育家、外交官。1876年6月生于杭州,他的父母均为在华的传教士,从血统上说,他是一位纯粹的美国人。但他自称“是一个中国人更多于是一个美国人”。历史学家林孟熹这样评论他:“整个20世纪大概没有一个美国人像司徒雷登博士那样,曾长期而全面地卷入到中国的政治、文化、教育各个领域,并且产生过难以估量的影响。”

1904年司徒雷登开始在中共传教,曾参与筹建杭州育英书院,即后来的之江大学,又入金陵神学院任教。1919年他开始任燕京大学的校长、校务长。此后,在任期间,他四处募捐为燕大建新校园,又不惜重金延请中外的著名学者来燕大任教,提高了燕大的知名度和学术地位。1927年,燕京大学与哈佛大学一起建立了哈佛燕京学社,促进了中美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燕大成了当时中国学术水平最高的教会大学。

司徒雷登不仅提倡学术自由,而且他非常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他因拒绝与日军合作,被日军关在集中营,直到日本投降后才获释。在日本对华侵略的问题上,他总是能与我们站在同一战线上抵御外侮。 1946年7月11日他出任美国驻华大使,积极支持国民党政府进行反共内战,又拉拢民主个人主义者,培植中间势力。同年10月,杭州市参议会授予他“杭州市荣誉公民”称号。有人这样评论他:“他既是政客又是学者,既是狡猾的对手又是温馨的朋友”。回到中国安葬,是司徒雷登先生的遗愿。在2008年11月17日上午,于杭州半山安贤园,司徒雷登先生的骨灰安放仪式在一片肃穆中进行,这也算是完成了他的遗愿。

2011年4月9日,伴着晨光,沐浴着清风,我们乘坐B1来到了报告考察地——司徒雷登故居。

这座小小阁楼,坐落在杭州市天水桥耶稣堂弄1-3号,是一幢占地20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

就是这么一座简简单单的小楼,想进去还真不容易。司徒雷登故居在耶稣堂弄右侧的居民小区里,被一堵围墙所挡,原本那堵围墙为故居开了一道正门,但不知为什么,正门常年紧闭。我们绕着小区走了好几圈,终于在耶稣堂弄1号大铁门门口看到了仰慕已久的司徒雷登故居。

    这是我们可谓千辛万苦找到的地方,问了值班人员正门不开的原因,他们表示,故居正门开在围墙上,没有设置传达室,长年开放的话,会造成社区治安隐患。因此就关闭了正门。好吧,为了给这片净土一个更加安全舒适的环境,多走些路也是值得的。远观这幢小楼,于宁静平凡的小区中显得格外静雅,从小区侧门进入,司徒雷登故居呈现在眼前。这座小楼显得极其简朴,给人感觉干净而神圣。

据说,这幢小楼是司徒雷登的父亲来杭传教时建造的。两岁时,司徒雷登迁居此地。

故居上下两层共有正房8间,楼下四间恢复了起居室、办公室兼书房、餐室、卧室。在室内装饰上,再现了19世纪美国传教士的生活特点。

进入故居正门,东边第一间房是司徒雷登先生的书房,墙上有着他在华时大学的照片,一系列的图片反映了司徒雷登作为一个西方基督教传教士,燕京大学的创办人,一个热爱中国挤中国文化的美国人的生平。威严的书桌,明亮的吊灯,整齐的书架,无不显示出他对中国现代教育和中美文化交流的贡献。

书房对门是一个客厅,漂亮的壁橱、沙发等等,极具西方的装修风格。墙上陈列了一些司徒雷登与其家人的照片,融洽和谐的一家人,冬天围坐在壁炉边,一定很温暖吧?

位于客厅的后面,是一个充满神圣气息的厨房。椅子的靠背很高,每把椅子靠背上都有三根尖顶的小木杆。黑色的四方长桌,和达芬奇笔下所描绘的《最后的晚餐》场景如出一辙。作为从小就生长在中国的在华传教士,把餐厅布置得如此庄严,司徒雷登真可谓是个伟大的基督教徒啊!

厨房的东面就是卧室了。可以发现,所有家具所体现的内涵都是统一的,床头也树立了三根类似椅子上的尖顶木柱,床头正中央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看着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顿时肃然起敬。有人说,十字架是上帝公义与爱的交叉点,是基督教的精华,是上帝所启示救恩的中心。那么司徒雷登这位在华传教士对中国现代教育的贡献,也很好地体现了他的公义与慈爱。

沿着木质楼梯往上走,便来到了二楼陈列室。一间摆放着当时杭州政府赠予他的“杭州市金钥匙”和“杭州市荣誉市民”的证书,以及他的博士袍等等象征着荣誉的珍贵物品。另一间房间则展示了一系列关于司徒雷登的书籍文献,有他本人所著的《在华五十年》、《司徒雷登日记》等以及其他名人所著的关于他的书籍。最里面的小房间摆放着一些友人赠与司徒雷登先生的礼物,字画、屏风等,由此看出司徒雷登先生与中国人民之间的深厚友谊。

1949年8月2日因为美帝国主义阻挠中国人民革命胜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已彻底失败,他不得不离开中国返回美国。据说在他离开中国的前夕,曾经和中国共产党高层有过秘密的接触,本打算前往北京磋商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事宜,但是因被提前召回,而未能成行。8月8日,新华社播发了毛泽东的《别了,司徒雷登》,将他作为美国的象征而极尽讽刺,说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也正是毛泽东写的这篇文章而使他在中国非常有名,在当时这篇文章还被编入了中学语文教材,但“司徒雷登”这个名字瞬间在中国成了声名狼藉和失败的代名词。

闻一多先生在《最后一次演讲》中写道:"现在司徒雷登出任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是教育家,他生长在中国,受的美国教育。他住在中国的时间比住在美国的时间长,他就如一个中国的留学生一样,从前在北平时,也常见面。他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学者,是真正知道中国人民的要求的,这不是说司徒雷登有三头六臂,能替中国人民解决一切,而是说美国人民的舆论抬头,美国才有这转变。"

伟人们对司徒雷登的评价是那么的不一致,而作为现代大学生我们,不能单方面的支持和信服某一种评价,而应以历史为主线从多个视角去理解伟人的评价,然后得出自己的结论。

司徒雷登在回忆录《在华五十年》开篇就写道:“我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以中国为家。精神上的缕缕纽带把我与那个伟大的国家及其伟大的人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不但出生在那个国度里,而且还曾在那里长期居住过,结识了许多朋友。我有幸在那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后来又回到那里当传教士,研究中国文化,当福音派神学教授和大学校长。”开篇就总结了自己在中国的日子,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是他对在华日子的留恋,虽然他无法与我们以血脉相连,但精神纽带把我们和他连在了一起。

在我们看来,司徒雷登对我国现代教育的发展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是不可磨灭的。他为燕大学子创造一个可以汲取中外文化的学习环境,倡导学术自由要求学子们既要中国化也要国际化,这大大提高了学子们的文化素质修养,在一定程度上也提高了当时中国的学术水平。他支持学生的爱国行动, “九一八”事变后,司徒雷登亲自带领数百名燕京大学师生走上街头游行,在队伍最前方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近现代史上留下了他的这一声呐喊,喊出的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声,他跟我们站在一起、一起抵抗外侮。1946年7月11日他任美国驻华大使以来,积极支持国民党政府进行反共内战,又拉拢民主个人主义者,培植中间势力。这阻碍了中国的革命胜利,但作为一个美国驻华大使他这样行为也是不难理解的。总而言之,他对中国现代教育发展所付出的是我们必须承认的,而他作为一名驻华大使所作的虽不可原谅但也是不难理解的。

(责任编辑:廖妍)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详细]

让烈士回家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先烈用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我们[详细]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655303

邮件:hongcunw@163.com

邮编:400000

官方微博:@红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