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播 联展 联盟 图集 专题 人物 文物 事件 艺术 馆址 荐读 老视频 老照片 红村游 文化符号 党性教育
登录 注册

特稿:瞻仰马寅初纪念馆心得体会(组图)

来源: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作者: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 工商10丙 方燕萍、陈阳、顾铭虹 2017-04-06 浏览次数:98

2011年4月9号上午,我们小组的三位同学出发去马寅初纪念馆考察历史,马寅初纪念馆在庆春路,我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整个纪念馆小小的一个,看着很温馨很舒服,想来马寅初先生当初一定住着很舒服吧!纪念馆门口,映入眼帘的是马寅初先生庄严的雕像,似乎和蔼的看着我们几个,眼神充满期待的希望。踏入纪念馆的大门,便可以看到马寅初先生安详的坐着的姿态。纪念馆里陈列了很多马寅初先生的纪念品及马寅初先生的亲笔书写,看着这些遗物,我们也能想象到那个时代的动荡。我们在马寅初先生的故居待了很久,感觉到了很浓的名人的气息,内心受到了很强的洗礼。

马寅初先生出生于1882年6月24日,是浙江嵊县人,马老先生在1901年考入天津北洋大学(1951年更名为天津大学),选学的是矿冶专业。与此同年,马老先生踏着婚姻的红地毯,步入了婚姻的幸福殿堂,与妻子张团妹成为了结发夫妻。1906年马老赴美留学,后来在1910年和1914年相继获得了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和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马老的知识是如此的渊博,值得我们学习。1915年马老回国后,担任北洋政府财政部职员,第二年任国立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1919年出任北大首任教务长。1917年,留学归来的马老又迎娶了第二位妻子,马老与两位妻子和孩子恩爱和谐,家庭美满。1920年,继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更名国立中央大学)首任商科主任杨杏佛之后,马老出任国立东南大学附设上海商科大学(现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兼教务主任,曾兼任中国银行总发行人等职。1927年后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南京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立法院经济委员会委员长、财政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并先后出任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重庆大学商学院教授兼院长。曾任中山大学、交通大学、苏州东吴大学、重庆陆军大学、立信会计专科学校、中华工商专科职业学校等校教授。1932年到1936年任交通大学教授。1938年抗战期间,马老在重庆大学商学院任院长兼教授,着重研究中国战时经济问题。1940年,马老在陪都重庆,因反对国民党政府所推行的财经政策,公开发表演讲,严正抨击蒋介石政权的战时经济政策,痛斥孔、宋贪污,要求开征“临时财产税”,重征发国难财者的财产来充实抗日经费,字字句句铿锵有力的演说,矛头直指“四大家族”。马老刚正不阿的性格和大无畏的举动,惹恼了蒋介石,马老因而被捕,并被关入了息烽集中营。1948年,马老荣幸的当选了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士。1949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浙江大学校长。1951年出任北京大学校长,1960年1月4日因发表《新人口论》被迫辞去校长职务,居家赋闲。1979年9月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兼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

马寅初老先生早年加入中国同盟会。曾经参加五四运动。抗日战争期间曾因抨击官僚资产阶级大发国难财遭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监禁。马寅初老先生一生著作颇多,1957年7月3日,马寅初在第一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发表题为《新人口论》的书面发言,认为我国人口增殖太快,主张控制人口。《人民日报》发表了马老的《新人口论》。他主张,必须提高人口质量,控制人口数量,并建议采取以下措施:一、进行人口普查,举办人口动态统计,确定人口政策,把人口增长的数字订入五年计划。二、宣传晚婚节育的好处,运用节育的办法。同时,国家应该干涉生育,控制人口主权,奖励节育,用征税的办法限制多育。三、实行计划生育是控制人口最有效的办法,普遍宣传避孕。在反右派斗争中,马寅初的这些观点被当作“新马尔萨斯人口论”而受到批判。1979年4月1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北京大学党委召开会议,为其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马老先生是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学家和人口学家,是中国共产党的诤友。 童年时代,马寅初很想读书,更想到大城市去读书。然而,马老先生家世代为酿酒之家,父亲马棣生认为马寅初聪明伶俐,一定要马寅初学管帐记账,继承“酒坊”家业,学做生意。为读书,马寅初经常挨父亲训斥、毒打,罚跪。“跪下也要去念书”,“打死我也不做生意”,马寅初忍着疼痛一次又一次地反抗着。终于,1899年,马老进入上海“育英书馆”开始了他的读书之旅,他的读书成绩年年都是班上第一。他中学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天津北洋大学。1900年他被送往美国公费留学,先入耶鲁大学,后入哥伦比亚大学。为“强国富民”,马老在美国决定攻读经济,1910年他在耶鲁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14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撰写的论文《纽约市的财政》,轰动了当时美国的财政界和经济界,被哥伦比亚大学列为一年级新生的教材。

1919年马寅初返回祖国,怀着“强国富民”的理想支持进步,崇尚革新,声明“一不做官,二不发财”,致力于中国经济问题的研究和经济人才的培养,著书立说。他是中国最早研究西方经济学的著名学者。1927年到1937年,马寅初南下浙江、南京、上海,以财政经济专家身份,参与对国家财政经济问题的研究,寻找症结的所在,谋求解决的办法,全力保护中华民族的利益。1937年到1945年,马寅初继续以财政经济专家身份研究中国的财政经济,剖析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官僚资本,撰文抨击“四大家族”趁民族危亡之机大发横财的罪行。抗战爆发后,马寅初拥护抗战,反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马老的爱国行动、正义行为,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马老先后被关进息烽集中营、上饶集中营,最后被软禁于重庆歌乐山家中,直到抗战胜利才恢复人身自由。

抗战胜利后,马寅初继续反对四大家族的官僚资本主义,痛斥国民党政府出卖民族利益。当李公朴、闻一多惨遭国民党特务暗杀消息传来,马寅初愤怒万分,当即写了遗书,告别大家,孑然一身穿蓝布长衫赴南京中央大学讲演,用大量事实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的罪行,当讲到物价飞涨时,指名道姓、抨击蒋介石,有力地推动了当时国统区的反蒋爱国民主运动。他成了旧中国时代一个英勇不屈的民主战士。 解放前马寅初先后在北京大学、南京中央大学、上海交通大学、重庆大学、浙江大学任教。他曾任北大经济系主任、教务长。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解放后马寅初先后任浙江大学校长,北京大学校长、名誉校长,他的著作很多,其中《新人口论》是一篇卓有见地的不朽之作,这篇论文是经过调查研究后写成的,它正确地分析了我国人口增长速度过快的原因,论证了人口增长太快同积累、消费之间的矛盾,提出了控制人口生育的建议和措施。《新人口论》发表后,引起全国强烈的反响。康生、陈伯达一伙竟把《新人口论》诬为中国的马尔萨斯主义,煽起全国规模的大围攻。马寅初理直气壮,出来应战,有人逼他检讨,他坚决拒绝,再一次发出誓言:不怕孤立,不怕油锅炸,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他说:“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止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我个人被批判是小事,没什么,不过我想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大事,我相信几十年以后,事实会说明我是对的。”历史的发展证实了马寅初《新人口沦》的正确性和预见性。1960年3月马寅初被迫辞职,离开北京大学,回到嵊州老家。1979年9月11日恢复名誉,教育部任命他为北京大学名誉校长,并被增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曾有学者¹这样看待马老先生:马寅初出生的不平凡。是因马寅初本姓马,又恰好出生于马年、马月、马日、马时;乡间盛传,“五马齐全,必定不凡!”。马寅初为人的不平凡。1915年马寅初在美国学成归国,当时的中国军阀割据,连年混战,民不聊生。听说留洋博士马寅初“衣锦还乡”,登门造访者络绎不绝。其中,既有同窗好友,也有地方官员,还有军阀、政客,堪称三教九流一时会集。(第12页)其中不乏有人劝说马寅初从政为官发大财,但马寅初对此非常反感,庄严宣称:“一不做官,二不发财。”(第13页)抗日战争爆发后,马寅初无情揭露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和国民党财政界、金融界大发国难财的事实。痛心疾首的马寅初,将此精辟而形象地概括为“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并在很多公开场合大肆抨击。(第36页)国民党为此对马寅初软硬兼施,但马寅初正气凛然、不为所动也毫不畏惧,刚正不阿、据理力争,毅然挥毫写下了一则“严正声明”与国民党对抗。1939年,马寅初在披露“四大家族”种种恶行之后义正词严地提出“征发国难财者税”,宛如“狮子吼”,响彻山城大地。国民党政府对马寅初恨之入骨,威逼利诱不成就派特务恐吓马寅初,但马寅初对此不屑一顾,慨然语人:“二万里江山已尽落胡人之手,何敢再惜此区区五尺之躯。”(第42、43页)

马老先生一生不乏许多优秀的作品,马老先生对于学习的热情值得我们很好的学习,马老先生在学习上取得的成绩更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了。然而,马老先生一方面写了人口论,一方面却又妻妾成群,却是有些自相矛盾了。实在是不理解。总之,马老先生的好学和爱国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责任编辑:廖妍)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详细]

让烈士回家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先烈用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我们[详细]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655303

邮件:hongcunw@163.com

邮编:400000

官方微博:@红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