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播 联展 联盟 图集 专题 人物 文物 事件 艺术 馆址 荐读 老视频 老照片 红村游 文化符号 党性教育
登录 注册

列宁关于革命辩证法的伟大创见及实践运用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孙来斌 2020-07-29

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想变成现实,实现了建立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伟大创举。长期以来,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俄国何以走上社会主义革命道路,一直是备受关注的重大理论问题。事实上,在十月革命前后,列宁运用唯物辩证法对此问题进行过多次论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针对考茨基、普列汉诺夫、苏汉诺夫等人所谓十月革命“搞早了”“搞糟了”的攻讦,列宁深刻指出:“他们都自称马克思主义者,但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却迂腐到无以复加的程度。马克思主义中有决定意义的东西,即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他们一点也不理解。”值此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之际,检视上述问题,重温列宁的有关著述并从中获取革命辩证法的宝贵思想滋养,是向这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致敬的最好方式。

必然性与选择性的辩证统一:十月革命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但其发生离不开人民的革命激情和主动选择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不仅加速了第二国际内部的分裂,而且也使各国无产阶级面临怎么办的时代之问。在与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者进行理论斗争的过程中,列宁着意加强唯物辩证法研究,并用以指导俄国革命。1917年二月革命以后,特殊的国际国内形势将俄国无产阶级夺取政权这一问题提到列宁等人面前,并引起激烈的争论。列宁不仅以其对革命辩证法的伟大创见赢得了这场争论,而且以其领导的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获得了有力的实践支撑。

社会主义革命根源于社会基本矛盾的激化,是在一定前提条件下发生的。考茨基等人依据自己对马克思主义革命原理的理解,责难十月革命搞早了。其中,考茨基攻讦说,俄国并不具备生产力大规模发展、无产者构成居民多数等革命条件;布尔什维克在这样的条件下发动的革命,结果就像孕妇为了缩短怀孕期而“疯狂万分地猛跳”生下来的“早产儿”。对于这种看似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的责难,列宁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只会无谓地背诵记得烂熟的公式,而不去研究新的生动现实的特点。”列宁通过全面分析俄国革命形势,批驳了所谓俄国还没有成熟到实行社会主义的程度等说法。一方面,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客观条件已经基本具备。恩格斯指出:“革命不能故意地、随心所欲地制造。”列宁也明确指出:“如果社会主义在经济上尚未成熟,任何起义也创造不出社会主义来。”俄国资本主义一定程度的发展,为十月革命提供了一定的经济条件。特殊的环境为十月革命造就了阶级条件。十月革命前俄国的无产阶级只占人口的少数,但是,它具有分布集中、革命要求强烈、同农民有着特殊的联系等突出特点。而持续三年的帝国主义战争,为十月革命造就了有利的国际环境。“战争异乎寻常地加快了事态的发展,令人难以置信地加深了资本主义的危机,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另一方面,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主观条件也已具备。布尔什维克为革命作了充分的理论准备,人民大众提出了结束战争及其造成的灾难的强烈愿望,社会进步人士有挽救和保护民主革命成果的迫切要求。布尔什维克正是充分利用特殊的革命形势,积极回应广大人民群众争取“和平、土地、面包”的革命要求,成功发动了十月革命。

社会发展史与自然发展史一样,都遵循客观规律的必然性。但社会发展史毕竟不同于自然发展史,它还要体现人民的选择性。正如恩格斯指出:“在社会历史领域内进行活动的,是具有意识的、经过思虑或凭激情行动的、追求某种目的的人。”考茨基等“博学的”先生们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喋喋不休地重复强调俄国“还没有实行社会主义的客观经济前提”。列宁回应说:“可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问一问自己:面对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所造成的那种革命形势的人民,在毫无出路的处境逼迫下,难道他们就不能奋起斗争,以求至少获得某种机会去为自己争得进一步发展文明的并不十分寻常的条件吗?”十月革命绝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革命,绝不是布尔什维克为缩短社会主义的“怀孕期”而“疯狂猛跳”的结果。在俄国处于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时,布尔什维克断然采取措施发动十月革命,充分激发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热情,充分体现了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能动性。这也生动表明,历史的发展是必然性与选择性、客观规律性与自觉能动性的有机统一。


(责任编辑:钱玥宇)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

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详细]

让烈士回家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先烈用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我们[详细]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655303

邮件:hongcunw@163.com

邮编:400000

官方微博:@红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