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联播 联展 联盟 图集 专题 人物 文物 事件 艺术 馆址 荐读 老视频 老照片 红村游 文化符号 党性教育
登录 注册

抗战戏剧《法西斯细菌》是怎么写出来的

来源:红岩联线 2020-05-26

夏衍从沦陷的香港辗转来到重庆,便被中华剧艺社的老朋友应云卫缠上。应云卫说正闹剧本荒,见面便定货,要夏衍写个剧本。夏衍初到重庆,要了解、要做的事很多,只能姑且应之,应云卫却认了真,拍着夏衍的肩膀说:“好,够交情,一言为定。”

一言九鼎。“债”注定要还,然而重庆的炎夏却使夏衍有些吃不消,剧本一拖再拖。尽管应云卫急如星火地催债,夏衍正忙于和炎夏作斗争,无力他顾。

夏衍的不怕热是出了名的。重庆宛如蒸笼似的闷热却使他破了不睡凉席的旧例,买了一张篾席铺在行军床上。睡了一夜,早上起来,席子上留下一片很深的人形汗迹,令夏衍极为吃惊。

闷热难熬,睡眠太少。一日晚上,夏衍索性把天官府会客室那间斗室的门打开,把席子铺在门口的地板上,关了灯,准备睡一个好觉。炎夏难度,好不容易才入睡。

谁知到了半夜,突然听到一声“啊哟”的叫声,黑夜中一人扑倒在夏衍的身上。好梦被人惊醒,夏衍打开灯一看,来人正是应云卫,一定又是来逼“债”的。夏衍这样想。

果然,应云卫愁容满面,坐在地上连声说“对不起”,然后说, 半夜三更打搅你,实在不应该,可是,今晚和陈白尘再三研究,还得请你帮忙,你答应写的本子,一定要在八月内交货。应云卫不停地揩汗,衬衫都湿透了。

夏衍看在眼里,又想起应云卫的历史:应氏原为三北轮船公司的副经理,很受浙江财阀虞洽卿的赏识,他假如“安分守己”,本可以在“十里洋场”过舒舒服服的生活,可是他偏偏对话剧着了迷,为“剧运”而含辛茹苦。他放弃了优裕的职位,挈妇携雏,跑到烽火连天的山城,典当度日;为了戏剧,居然低声下气地请朋友们帮忙。

《法西斯细菌》一书封面,抗战时期夏衍著

应云卫对戏剧的执着和奉献深深感动了夏衍。夏衍毫不迟疑地回答:一定写,按期交稿,写得好不好就不管了。其实,夏衍已下决心,写一个好本子还债,否则对不起朋友。

应云卫的愁眉换上了笑容:“好,这一下我放心了,中艺有的是演员,最近又从香港回来了一批,你放手写,角色多,服装布景多,你都不要管,一切由我负责。”直到此时,应云卫才从地下站起来,紧紧地握着夏衍的手说,这里太热,我到北碚去给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但千万千万要尽快写好。千叮咛,万嘱咐,应云卫才离去。

1942年7月下旬,应云卫果然在北碚找了一处安静的住所,让夏衍安心写剧本。

经过潜心构思、精心着笔,《法西斯细菌》终于脱稿了。全剧以一向标榜不问政治,一心从事科学研究的医学博士俞实夫为中心人物,通过他由东京而上海而香港而桂林的曲折经历,深刻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残虐与暴戾,得出“法西斯与科学不两立”的结论,对人类的公敌法西斯给予了最大限度的憎恨与愤怒。

该剧原名《法西斯细菌》,当夏衍得知国民党图书期刊、剧本、新闻检查的严厉时,便换了一个难懂的剧名《第七号风球》。郭沫若看了本子认为还是原来的名字好,并说重庆的报纸上“反法西斯”字样并没有扣捡。夏衍又把剧名改了过来。

应云卫讨“债”成功,欢天喜地拿了剧本排演去了。

10月20日,《法西斯细菌》在重庆国泰大戏院首演。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连演十余场,场场客满,原定场数已经完成,仍欲罢不能,只得延长演出到11月2日才暂告终止。周恩来亦曾三次亲临剧场观看演出,给予好评。

假如没有应云卫的逼“债”,夏衍赖“债”不还,恐怕就不会有抗战戏剧史上这一典范作品了。

(责任编辑:金雅倩)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0条评论

登录 | 注册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

专题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是激[详细]

让烈士回家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无数先烈用殷红的鲜血染红了我们[详细]

联系我们

电话:023-63655303

邮件:hongcunw@163.com

邮编:400000

官方微博:@红村网